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电玩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昨晚通关了《对马之魂》,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最后没能下手,实在不忍心。巴之前借假身份问仁“掌握别人的杀生大权是什么感觉?”,果然还是很沉重。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关于剧本,不少成功且在大众中保持活力的小说、动画、游戏、电影等,有这么两点是明显经常能看到的元素,一是塑造两个对立的观念,并给予充分的二元对立效果,让观众或者读者有所思考(如P5R中怪盗团和丸喜的观念冲突)。二是塑造一个架空的阴谋论,并例如这个架空的背景大展拳脚,并用严谨的逻辑给予这套阴谋论一套自己的解释,再在其中通过人物的各种反应,来引人思考(如《三体》)。对马岛之鬼无疑是前者。而且做得我觉得已经不错了。

  关于仁从坚守父辈继承来的武士道转变成战鬼,从而造成二元对立局面,结合一些细节,其实也做足了铺垫和衬托。

  ①侵略战中唯一幸免的武士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仁作为仅剩的主要战力,得凭一己之力召集人手、与敌人周旋,甚至不得不面对对方有俘虏的情况,一个人能做的事的确是少之又少,在序章单打汗王的时候挫败的仁就已经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才有了偷袭汗王的那一刀,也就是对武士“堂堂正正”的战斗信条破戒的一刀就像结奈序章说的那样,确实是无可奈何。

  ②对力量的极度渴望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仁幼时痛失父亲,因为这件事也对自己的弱小而感到自卑,泡温泉的时候谈起这个话题仁会说是自己的懦弱和力量不足导致了父亲的死,与舅舅练剑的回忆的开头仁的脸上也有被打的伤疤,舅舅问及仁却没有再说下去,仁好歹是青海村的镜井家继承人被这样欺负,却没有多做反应。虽然小时候的仁一直感叹自己的弱小,但事实上又是如何呢?还是练剑那场回忆,舅舅的原话是并没有对仁放水的,然而仁却赢了,赢了身为地头的舅舅,舅舅末尾也重申了一遍自己没有放水,若真是如此,仁可谓是天赋异禀。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而成为战鬼各种战斗方式无所不用,可以说是解放仁受束缚于武士原则直接发泄自己力量的最简单粗暴的一条路。

  ③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得到爆发

  仁接受父亲和舅舅的武士道精神的教导里,给我最印象深刻的话,就是: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仁也深深受教于这点——压抑自己的情感。可见仁在游戏里自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除了最后那一刻选择了给舅舅了结的时候流泪了。在某个支线仁为了组织无脑冲进敌营复仇的民兵也几乎是对她说了这样的原话。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实际上虽然描写得很淡,仁确实埋了不少自己的软肋在心里而不外露。在支线“挥之不去的过去”里,能远远地听到百合子为了仁哭泣,母亲病死,父亲被杀,如今又成了战场的幸存者。说到幸存者,在温泉里选择省思牺牲的武士,仁是会念出自己牺牲的战友的名字的,仁也不是终极面瘫,只是“压抑自己的情绪”。成为战鬼的仁相比之前也难免更加情绪化,被自己的愤怒驾驭,仁更是直接将染坊的村长杀死。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而且不难发现的是,与战鬼“仁”相伴的大家其实都有着与舅舅“压抑自己的情绪”的信条所不同的隐情。结奈和坚二为了死去的孝报仇;石川为了不让自己过去的徒弟为自己蒙羞有了四处刺探蒙古人;典雄受“战鬼”影响,为了复仇手法残忍;政子夫人也是为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和儿子。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仁和单纯的“鬼”的区别可能就是,虽然手段残忍,但依然保留自己的底线吧,就如第一章的时候仁说的“每一次拔刀前我都会再三省思——这是为了百姓”。

通关《对马之魂》,个人对主角镜井仁的看法

  最后给予玩家不杀舅舅的机会,何尝不是给“战鬼”一个“感情用事”的特权呢?

本文来自榻米社原创整理,如果这篇文章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https://www.tamishe.cn/1351.html

作者: 小呵尚

中二少年的内心,怀揣一名草根站长的梦想,我是小呵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