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记错的话,国漫秦时明月第6部第一集更新的时间是2019年1月3日。在经过一年半的星星念念后,终于在2020年10月9日续更了。在听到“月光色,女子香"的时候简直是热泪盈眶......闲话少叙,进入正题。   其实,第二集的前半段是第一集的重续(又被玄机划了半集水),为了完整性,还是从头回顾吧。   第二集的标题叫做“遥遥长路”,似乎是在说大秦帝国剿灭诸子百家的序幕刚刚拉开,农家只是个开始。因为从序幕中可以看到,张良手握凌虚剑,身后是一火海。而颜路则陷入了六剑奴的包围中。应该是在农家之后,剿灭的对象就是儒家,然后是道家.......   无名,即颜路的师傅,是前任惊鲵,即田言的母亲的暗杀目标。无名在击败了她之后,鼓励她为自己而战,为自己而活。而前任惊鲵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你不明白你在对抗什么。   惊鲵背后的势力是罗网。这句话的隐含意思是,如果为自己而战,就意味着背叛罗网。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罗网对于背叛者,向来是不遗余力的追杀,至死方休。   而无名说了一句,以命换命。用他自己的命换惊鲵的命。为了他,也为了你和她。说“为了他”的时候,无名看向了远方颜路的背影。而为了你和她,你,自然是惊鲵。而她,则是惊鲵怀着的孩子。   无名吻向了惊鲵的额头,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仪式吧。之后,惊鲵也吻了无名的额头。从此,惊鲵就成了无名的徒弟,颜路的师妹。这样算起来,颜路算是田言的师伯。   颜路哭着向师傅的背影叩首拜别,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师傅的决心。   无名将含光剑传给了颜路。颜路对惊鲵讲出了剑和他名字的来历。   在颜路和惊鲵谈话时候,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只机械蜘蛛。暗示着惊鲵已被罗网盯住。   在雨中,惊鲵被一群罗网的杀手拦截。   这里,惊鲵与罗网杀手的一个小头目的对话及动作值得玩味。我个人的倾向是,在这个时候,罗网还不知道惊鲵即将叛变。只是按照正常程序给惊鲵委派新的任务。请注意这个罗网头目的右手,始终都没有去拔剑的预备动作。因此,我判断,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   而这个头目的反应也算迅速,在惊鲵狙杀了他的一瞬间,他立刻明白了惊鲵已背叛罗网。他的这句话意思再明白不过。是说虽然今天你杀了我,但绝躲不过罗网组织对于叛徒的清洗。   罗网的其他杀手见到惊鲵击杀了他们的头目,曾有过一两秒的惊愕。这再次说明了,这次拦截惊鲵的本来目的只是给她委派新的任务,并没有想到惊鲵会叛变。片刻迟疑后,众杀手对惊鲵群起而攻,但都被惊鲵一一杀戮。   惊鲵在杀死所有拦截她的罗网杀手后,也因临产腹痛昏倒在地。醒来后用尽全力,在雨中的森林生下了一名女婴。用惊鲵剑给婴儿割断了脐带。这也似乎预示着,这个婴儿的命运同惊鲵剑是分割不开了。   惊鲵高举着女婴,在雨中为她洗礼,给人一种悲壮的感觉。   她给女婴起名字叫做言,即后来的田言。她特意说明了言,是誓言的言。至于这个誓言是什么,或许是她和师傅无名的约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为自己活一次。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只得等以后去揭晓了。   赵高带着一群罗网杀手包围了一间房屋。赵高走进去,从一个背对着他,坐着的骷髅的怀中取走了惊鲵剑。并说了“人可以死,但剑不能亡”这样的话。似乎认定了死者就是上一任惊鲵的主人。   但我认为,这具骷髅并不是田言的母亲惊鲵,而是颜路和惊鲵的师傅无名。在片头,无名已表明了自己要为了颜路,惊鲵和田言牺牲自己的决心。而颜路在拜别无名时候,无名就保持这样坐着的姿势。我倾向于,无名是服毒自尽了,而且让惊鲵对他的遗骨进行了特殊的处理,让罗网分不清死者的性别和身份,因而只能通过拿着的惊鲵剑来判断。真正的惊鲵金蝉脱壳,从而隐姓埋名在世间生存。   这个小女孩,应该是就幼年的田言。那个冥冥中“不要再靠近了”的声音,就是她的母亲,上任惊鲵。不知道是什么机缘,或是劫难,幼年田言还是走进了那个朱色大门,成为了新一任的惊鲵。   而之后的对于秦帝国及罗网历史解说的声音,是成年后的田言。这也说明了,当初走进这个大门的小女孩,就是幼年的她。   罗网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纵横家。而盖聂叛逃帝国,是诸子百家反抗帝国暴政的开始。罗网自此开始了对诸子百家的清剿行动。墨家已灭,农家,道家,甚至帝国本身,都是罗网扩张和剿灭的目标。   赵高将玉环捏碎,似乎说明他对这场清剿行动势在必得。   卸下了秦兵铠甲伪装,现了本来面目的田言的这句话似乎说明,她投身罗网似乎另有深意,也许是要瓦解罗网的计划。

标签: 国漫 秦时明月6沧海横流第二集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